鹤起澄洲寒

失望是一个过程,我用了两年。
没想到绝望只是一瞬间。